C6H12O6

文画暂坑,准备考试
主剑三坑主正太

顾惜朝の文言文阅读初挑战

如果遇见野男人们被带回现代。。。。

顾卷被迫写作业
方老板白手起家
同人大手叶问舟
便宜保镖燕无归
轮椅代言人无情

遇见的加百分比金奇葩事件,甜水巷选秀加2000%真的厉害了,建议搏一搏,当天我还刚好中了2000金币那个奖赚大发了,还有一个救跳水的人(忘了截图)选救正面加50%,负面扣30%,不救正面加5w

东海雨,纯阳雪,待人归

是杨林在微博发的谢云流常服

动画叶英真的很良心了,笔画都比别的角色多,不知道还有没有招藏剑扎辫弟子(专门给庄花扎小辫子)

炮姐!新校服真的心动!

不想打字今天只有画

《镂金石》策藏 第二章 哈哈哈哈的日常

前言:正太崽子们的日常,叶闪闪刚到山庄8岁,汪煜之9岁,但两人差不多高,本章约1500字可放心食用

6.
“喂…你一脸憋屈是怎么回事,你压腿怕疼?”

叶闪闪没有怕疼,相反,他很快乐,快乐过头了,因为他整条腿上全是痒痒肉,他需要集中精力去克…服…哈哈哈哈哈哈

不小心笑出来了…

跟早上见到的不一样啊,汪煜之心想,一脸呆愣地看着人家皱着眉头笑

“休息…休息一会”

一番拉练,叶闪闪确实跟不太上节奏了

“好吧,我放手了,你自己慢慢下来,还是扶一下?”汪煜之又伸手上去扶住了叶闪闪的腿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叶闪闪又开始笑,然后突然反应过来,不好意思地说“我…怕痒”

叶闪闪的眼睛弯弯的,笑起来就行两轮弯弯的小月亮

他能不能不要笑啊,很…汪煜之心想

7.
两年过去了,叶闪闪的武功大有进步,倒是被汪煜之这个“大哥”罩着也没碰上什么同龄小孩找茬

尤其在腿法上,只要有人靠近他或者碰到他他看都不看就一腿扫上去了,汪煜之因此吃了不是亏

“喂…是我啊”汪煜之一下子接住了叶闪闪的脚,挨踢这么多回他也算有经验了

“不好意思…”叶闪闪喜欢一个人呆着,不喜欢有人靠近,怕人家叫他“土包子”或者发现他怕痒痒,小时候他就因为这个原因被邻居家小孩欺负过

“你从天策回来了?”

“是啊,我五岁以后姑姑就每年都带我去看一次爸妈,从小就听姑姑说爸爸妈妈还有所有的天策将士他们都是大英雄…”

“你也想去?”

“那当然了,我要和爸爸妈妈一样!我还要做个少将军!听起来多拉风”

“就你,吊儿郎当的,上窜下跳,跑起来比谁都快,还和人抢饭吃,你要是当上什么将军我就是个牛×铸剑师了!”叶闪闪边看着书还不忘吐槽他这位想入非非的教练

“喔——你学个习以后话好多噢”汪煜之并没有听懂叶闪闪的土话

“别拿树枝戳我脸,我在学习呢”叶闪闪想安静看书,但是身边有只滋哇儿滋哇儿的大知了,干脆合上了书

“干脆切磋一下?”叶闪闪扭过头去

8.
“不行,你跑太快了,我根本跑不过你,要不咱们的活动范围就定在桥上,谁先摔倒或者出桥外就算输”叶闪闪想出了一个好主意

“好啊”汪煜之也没怎么想就答应了

太好骗了,怎么这么好骗,啧啧,叶闪闪心里坏笑

两人各站一个桥头

“开——始——了”叶闪闪大喊,一个虎跑冲上去,汪煜之也不示弱,跳上柱子借力翻了过去,还没落地,就见叶闪闪一个扫堂腿,干脆把袖子勾住桥柱又翻了上去

“你下来啊”×n

“你上来啊”×n

……

叶闪闪气到扭头,汪煜之就看着眨巴眼睛“我下…我下来还不……”

好机会!

叶闪闪看准汪煜之起来冲过去又是一腿

好兄弟,咋能这样呢,多不厚道啊,汪煜之心想,这回他估计是躲不过了,干脆借力一拽,两人齐齐下河

叶闪闪本来想先生气一下的,但是汪煜之头上挂了一张荷叶,干脆哈哈哈哈哈

汪煜之不想说什么,因为有人没发现自己头上顶了个荷花

“那你说谁赢谁输啊”

“先上岸,阿嚏”叶闪闪打了个喷嚏“等等,我鞋呢”

“哈哈你鞋没了,那我赢了”

“你姑姑做的”

完蛋了,汪煜之心里咯噔一下

9.
拖着水泡的沉重的衣摆,两人还是回去了

“是我赢了对吧”叶闪闪还计较着

“是是是,头顶荷花的大侠赢了”

“什么?”叶闪闪一摸头顶“我还以为是发绳挂住了头发……反正还是我赢,荷花也比荷叶好”

10.
丢鞋的和丢鞋的罪魁祸首都被训了一顿

左耳朵进完右耳朵出,两人又快快乐乐地去洗热水澡去了

浴池不小,足够叶宁辰一拳锤一个小崽子下水,锤进去就不管了

看门关上以后叶闪闪可怜兮兮的样子马上变了脸

“我赢了,是不是该…”汪煜之很委屈,只能把腿圈起来抱着,而叶闪闪则一会儿躺平水上漂一会扎进水里,别提多舒服了,还抢走了原来是汪煜之的小黄鸭,一会儿就泡没力气了。

倒是汪煜之这次老老实实地洗完了,擦干正准备出去,扶上门回头一看没声了,光池子上冒了几个泡泡,急忙奔回去把人捞出来

回来的时候见叶闪闪有点耷拉,还以为是累的,汪煜之想了想,还是把人抱起来走了,叶闪闪脸红红的,闭着眼睛,叫了也没反应,汪煜之想他这会估计耳朵进水了也听不清,就附耳道:

“你好胖噢”

然后挨了一拳

《镂金石》策藏 第一章 村花小叽崽

前言:
不是一开始就是竹马的竹马,多动症狗子×怕痒村花叽,中路分歧双线,HE,BE双结局,我陈诺没有任何藏剑或者天策弟子在拍摄中受到感情伤害,屯稿不多不知道更新频率,本来想画的但是好像没有写的快,想讲一点互相试探的小故事,搞笑风格,本章约1200字

1.
那天,红霞当空,许久未落,徘徊在空中,引起许多村民抬头张望

一个破烂的小屋里,一个口含金石的男孩出生了

于是,父母决定叫他: 

叶闪闪

叶闪闪一家本来是和叶家直系差七杆子的旁系,不过此子出生之时有异象,从小表现得聪慧,族里刚好又有一个名额,就把孩子送去了本家做弟子学艺。

叶闪闪的父母为孩子收拾好行囊,装上家里祖传的锤木桩用的破烂小锤子,还有他的金石,串着胎发编成的细股麻花绳戴在脖子上,出发了。

2.

八岁的叶闪闪到了本家,换上了新衣服,拿到了新锤子,也和山庄其他弟子一起读书,但是他没有朋友,很孤独,他想不到该去做什么的时候就去打铁,不停的打铁,听锤子叮叮咚咚的声响在空旷的山庄回响。

“哈,我知道一个好地方,我前些时候经常就在这里踢球,可开阔了…咦?怎么有人在?你是谁?我以前没见过你”眼前好像是一个天策的同龄人和几个他不太熟悉的其他弟子。

叶闪闪很不高兴,他在这里打铁一上午,一点也不想挪地方。

叶闪闪不想说话,因为他还没认得几个字,而且听说他有一点口音,他听见有人偷偷叫他“土包子”,他对这些同龄小孩一点好感都没有

“喂,说你呢,给哥几个让地儿”一个大个子说

数一数,八个人,叶闪闪想了想,慢条斯理地整理好铸剑台,擦擦工具,装进包裹,别扭地拖着走,他还没有开始练剑,力气不怎么大,差不多是半步半步横着挪

“哎呀快一点啊,小个子你好柔弱唉”

“算了,我去帮帮他”叶闪闪沉着脸看见那个天策小子走了过来,他快把包裹拖到门口了,门口立着个铲子,好像是用来方便铲雪用的,人家刚刚碰到他的肩膀,他一个转身就把铲子垫在下面推着包裹跑了。

“真是个别扭的家伙”

叶闪闪再也不去那个院子打铁了,但这之后也没有其他人去过

3.
“师父我回来了”

“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,偷懒了?”

“没有,师父我想现在开始练剑”叶闪闪低着头

“你肩胛骨还没张开,现在太早了,快的话再等一年吧,平时打铁的时候也是打基础”叶宁辰在叶闪闪的肩膀上按了按,叶闪闪的眉毛塌了下去。

“不过…可以先教你点基本步法,这几天我有点铸剑订单,晚些时候我叫来我那个侄子教教你,他比你大一些,学的早一些”

4.
“姑父——您找……我?”来者大步流星地冲进门,左看看,右看看,在黄衣少年身前刹住了脚

“让路…”叶闪闪头一甩,抱着一堆材料转身去了隔壁房间

“姑父…这是你徒弟?”汪煜之支支吾吾

“是,你们认识吗?”

“早上见过他一面,我和我几个朋友去踢球,碰见他在那打铁,就让他走了……我不知道是姑父您安排他去的”

“算了,我也没告诉他固定的地方,想他自己先适应适应就没管,是我疏漏了”

“将功补过的话就带我那小徒弟练练腿脚就是了,你前年学过的那套基础步法”

“好——”汪煜之一口就答应了,希望那个小别扭没有计较吧

5.
“你好我叫汪煜之,你的…师父,是我姑父”汪煜之使劲地搓着头发不好意思地笑“以后我来陪你练习,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”

“知道了,叶闪闪”叶闪闪已经从对面二愣子的脸上看到上面写满了“你怎么叫这个”六个大字

“那我就开始了!”

灵感是前些天在微博上看到一组“死亡合照”

“看,他像睡着了一样”

水彩,上色完再发彩图